探险家教育科技(珠海)有限公司5banner

夏令营?还是集中营?为了吃苦而吃的苦

2019-06-15


我首先声明我绝不是那种见不得孩子受苦的溺爱型家长。

米苏两岁就跟爸爸去爬山,自己走两三个小时。

游泳溜冰和小伙伴玩,磕了碰了摔了,我从不说什么,不会过度保护。

幼儿园被小伙伴绊倒撕裂伤出血痛到没法上厕所,老师都紧张到想让对方家长来陪去医院,我说没事,孩子一起玩还能没个磕碰?不用看,也不用紧张过些天就好了。

 

孩子并非不能吃苦,而是很会因势利导,需要吃苦的时候自然吃得,如果不需要的时候何必自寻苦吃?


本来今天准备送米苏去夏令营的,去后所见所闻让我久久不能不平静,决定写下来。


半个月前我便报了这个为期十天的夏令营。

我小时候是很期盼夏令营的,大家一起疯玩,画画写字听故事,拉着手丢手绢,阳光下追逐奔跑,学习如何相处,如何自理,所以我以为现在的夏令营只会更好不会差。

有人看着玩,带着玩,暑假作业也不耽误。

孩子们只要在一起就是开心的,我是这样想的。



到了夏令营后我们先去卫生站领衣服。

刚好没有合适的码数,我们就在里面等。


此时有个孩子抱着一个水壶瑟瑟发抖的进来。

一个8岁左右的小男孩。

凭着我学医的知觉,看到孩子蜡黄的脸色和额上细密的汗珠就觉得有些不对。

果然,孩子不断的喊着好冷好冷。


卫生员摸了摸他的额头,说没有发烧。

但是孩子蜷缩在椅子上,一直喊好难受。


卫生员说那就多喝点热水吧。

坐回自己位置。


我说:“你们还是要打电话给家长吧?如果孩子真的出了什么事,你们负的了这个责任吗?”

卫生员看了看同屋的另一个教官,没说什么。


过了很久,依然无人管这个孩子。

我忍不住,过去,摸了摸孩子的头。

全是虚汗,孩子不停的在抖。

我抱住他,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感受着他的抖,问他:“要不要给你妈妈打个电话?”

孩子无助的眼神看着我点点头。


看我拿出手机,卫生站的工作人员说:“等他生活老师来,让生活老师打吧。”

过了一会儿,生活老师,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小姑娘过来了。

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开着免提。

我清晰的听到了妈妈的说话,忍不住就眼泪夺眶而出。


妈妈很笃定的说:“我们送去的时候很健康!他上一期来了两天就说不舒服我们接回去的。今天做了思想工作,他愿意来的,而且很健康,没有发烧,没有不舒服!可能是教官太凶了,他一紧张就这样,就说冷,没事的,不是生病。老师啊,我还请求你们一件事。。。。”

说到这里工作人员关了免提,我没有再听到后面的内容了。


但是孩子在我怀里,我裹了一床床单给他,他边发抖边摇头,嗫喏着:“不是这样的,妈妈,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怕教官,我真的不舒服,我冷。”


我抱紧孩子,眼泪夺眶而出。



辉哥看到我流泪抱着米其走开了,大概是怕吓到米其。

 

情绪会影响激素,会影响心理,会真的导致身体的不舒服,即便不是发烧,孩子确实哪怕是心理的波动导致情绪的紧张和身体的反应,也需要关心关注啊。

如果放任不管,孩子的感受是怎样的呢?


我十分理解父母望子成龙,希望孩子坚强,我也理解家里无老人时孩子没人带暑假确实无法打发,但是即便送,也要考察是否适合,孩子如果有了反馈,也要关注关心。


卫生员看到我哭可能觉得再不管有些不妥,于是拿了一床被子,让孩子过去躺下盖上。

孩子蜷在厚厚的被子里,依然在发抖,而面色更加苍白。


米苏的衣服到了,我们要送她入队。

我暂时离开了卫生站, 跟着米苏,想看看这个夏令营到底是怎么上的。


天空飘着雨,我没有打伞,孩子也没有打伞,顶着小凳子来到准备午饭的地方。


教官在训话,我看到一些士兵在不断训练孩子们起立坐下,完全按照战士训练的标准。

大声的呵斥每个队伍中都能听到。

生活老师也不断高声叫出某个动作不规范的孩子的名字。

很多孩子帽子都湿了,不知是汗还是雨。


我默默的站在后面,听训话的教官说夏令营的规则:


不可以嬉笑打闹追逐;

不可以睡高低床的上铺,也不可以往上放东西,也不可以爬上去;

吃饭不可以说话,说话就这顿饭停止不能继续吃;

晚上不可以串宿舍,隔壁住着你的同班同学都不行;

不可以在宿舍扔书本;

不可以在没有号令的时候动筷子;

不可以玩水龙头的水;

不可以。。。。。。

不可以。。。。。。


我站在后面心情越来越沉重。

心里五味杂陈。

一遍遍问自己:这是我想要孩子感受的夏令营吗?


米苏已经在队伍中,严格按照教官的要求,坐的笔直,诚惶诚恐。

而队伍里其它孩子的眼神,所触之处都是茫然,惶恐,紧张,没有丝毫的兴奋快乐和开心。


而教官的口令很多孩子也并听不懂,让第一排起立时孩子们不知道是横的一排,还是竖的一排,战战兢兢,站起又坐下,坐下又站起。


这与集中营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谓军事化的管理,是不顾孩子的个性?

是泯灭孩子的天真活泼与快乐?


这不是我想要的夏令营。

不是充满了呵斥和生硬的条令的。

孩子的天性是什么?

是天真活泼烂漫自由。

是发散性的思维,天马行空的大脑。


如果一个夏令营就像一个集中营。

吃的再好,宣传再高大尚,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不是应该让孩子开心的吗?

开心和训练并不冲突,不要告诉我训练就是苦的累的,孩子们疯玩的时候也会奔跑会在太阳下炙烤,在冰冷的水中浸泡,但是她们内心是开心的,是愉悦的,是不被禁锢的。

吃苦和快乐并不冲突。


尊重孩子的个性,尊重孩子的天性,在此基础上的军事化管理我是可以接受的。

辉哥戎马生涯二十多年,部队的生活方式我们很习惯,但是如此不顾孩子个性,把孩子当做十几岁二十几岁成人来看待要求的,让孩子脸上没有笑容的方式,让我心惊肉跳。


我找到负责人,说我要带走孩子。

带走米苏时米苏紧紧拉着我的胳膊还在发抖。


米苏不是个软弱的孩子。

她在队伍中也表现的很好。

我也相信她可以适应。

只是我觉得没有必要。

这样的方式带不来快乐的话,要那些表面的指令整齐意义何在?


大一些的孩子军训一下还是可以的。

但是七八岁的孩子和十几岁的孩子都用一样的方式,我难以接受。


我担心孩子的内心会受到创伤。

会觉得被抛弃,被无端的斥责和没有自由的约束。



回去的路上辉哥和我说看到了卫生室那个孩子。

因为到吃饭时间了,卫生员带他上去,他自己坐在栏杆边抱着栏杆靠在上面非常可怜,并没有在队伍中。


辉哥说:这世界太多事情,你管的了吗?

我说我不是想管。

我只是觉得孩子太可怜了,无人去真正理解的时候,那个苦,比晒太阳流汗的苦更加苦。



我小时候不能跑步,血液循环一快就发热头晕喘不上气。

但是并没有人理解我。

我的家人认为我没有病,老师也觉得“为逃避运动装的吧?”

上大学时我晕了,班主任(女的)像妈妈一样带我到附属医院做各种检查,虽然还是没有结果,但是她给我的关心,让我感念至今。

那一刻,我才觉得我是有人关心的。

而我内心的不安全感,不被理解的感觉,在很长时间都让我不够自信。


所以当你老了,埋怨儿女不听话时,不关心你时,可能也要想想过往她小时候,你有没有真正理解她。


真想抱着那个孩子告诉他我相信他。

无论是真是假。

如果心里没有创伤,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我绝不是指责孩子的父母或者夏令营的管理者。

如果不是我过于心思细腻,这就是每天都在发生的常态。


我只是觉得身为孩子,真的很苦。

锦衣玉食都不能弥补内心的创伤。

因为无人真正愿意理解。

而我们还要创造条件去吃苦,没有快乐的内心,单纯肉体的辛苦,有意义吗?


我依然会去为孩子选择夏令营,因为我希望她接触更加美好和广阔的知识与空间,但是我希望大家和我都做到以下几点:


1、提前去看上一期的孩子们的感受,并确认这是自己想要的吗?


2、交费时交涉好,如果孩子不适应的退费问题,而不是要求孩子一定要听老实话,什么都要跟着做,更不能因为担心白花钱而让孩子继续;


3、不要把孩子交过去就甩手走人,开始的这天和中途去看下,而不是只在微信群看老师发的内容,因为有可能那是摆拍的;


4、不要因为这个机构大就觉得没问题,不要觉得别的孩子都能适应你也应该适应,每个孩子都不一样,不能做到因材施教不尊重孩子个性的机构需要远离,不要拿军事化做幌子,打死人的戒网瘾也是打着军事化的旗号;


5、男孩子女孩子都要做好防性侵防猥亵教育:这些天其实夏令营双胞胎姐妹被教练猥亵事件也很让父母担心,其实何止女孩,男孩子也是一样的(男孩被侵犯的比例并没有比女孩少很多)。

辉哥作为警察在昨晚就已经再三叮嘱米苏:集体活动跟随大家听从指令,但是如果教练有叫单独行动或者较少人又都是女孩的前提下要学会拒绝,有任何不妥要假装打电话让父母送东西告知父母,短裤背心里面绝不可以让男性看到和触碰,遇到侵犯一开始不严重时就要告诉对方“我知道你在干什么,我不喜欢这样,我爸爸是警察,你最好停下来,不然是会被抓起来的,这是重罪会被判刑的!”

平时看电视我们遇到合适的画面也会借机教育“这是谈婚论嫁时才可以做的,如果有人对你这样就是犯罪!” 。

而如果有一些侵犯女性的镜头(比如这几天米苏有看延禧攻略,其中和亲王意图接近魏璎珞我们就会告诉她这就是图谋不轨,意图猥亵女性)所以并不是不给孩子接触就是一种保护,你以为孩子小孩不懂得,但是犯罪分子不会嫌她小。

当罪犯魔爪伸过来,孩子很清晰知道她应该怎么做,才是最重要的。


6、不是越严厉就是对孩子好:如果严厉和规范就是好?那集中营也是这样管理的,我们是不是也要送孩子去试试?

严厉和有规则的爱是两码事!是两码事!

生硬死板的要求谁不会?还需要花钱去做到吗?

她游泳三个小时不停歇难道不是苦?

滑冰一个下午摔倒无数次又爬起来难道不是苦?

做作业到十一点难道不是苦?

等父母回来到望眼欲穿不是苦?

没有伙伴陪伴玩耍不是苦?

不想吃饭却要被家长逼着吃难道不是苦?

已经很热还被要求加衣服难道不是苦?

。。。。。。


如果你是孩子,你会发现孩子的世界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

而身体上的苦,多给一些机会她自己,比送去哪里专门吃苦好的多。

希望所有夏令营还是能够尊重孩子的生理特点,个性特点,发展特点。

而不是七八岁和十七八岁都是一个方式。


希望大家都能为孩子找到合适的夏令营。

让孩子开心,父母省心。


返回